Menu

我们都是一家人

0 Comments


美髯是一只年轻的黑毛美洲野马(mustanghorse),我初识她时,她什么都怕,无法被安抚;没办法替她洗澡,没办法戴防蝇面罩(一种抵挡苍蝇的脸部遮蔽物),也没办法牵她绕过马厩。没人确切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创伤,但从她的行为来判断,她一定严重受虐过。当我用直觉与她对话时,她告诉了我她的故事。

她显示给我看,她的母亲被一群人抓住并杀害的景象;然后,我看见那群人戏弄与嘲笑美髯,因为她害怕得不得了,对什么都反应激烈。我接收到一股庞大的孤独厌与恐惧感,还有因丧失母亲而引发的悲恸。她解释说,她无法再信任人类,而我完全能够体会那种心情。

我问自己,能为这只遭到人类残忍对待的小母马做些什么。于是,我传送给她我的爱,和一幅幅她未来将会过得平安快乐的愿景。我告诉她,她经历过的那些事是不对的,不管是什么马都不应该承受那样的对待。我保证她将会永远跟她现在的友人住在一起,绝不会再被欺负。她听了后告诉我,她想要一个新名字,「莎蒂」这个名字随即出现在我心中。她从此改名为莎蒂。

莎蒂在那种情况下需要得到的帮助,就跟人类一样I有个人愿意倾听她的故事,给予她支持,并建立起对于未来的信心,让她可以开始纾解她的悲伤、愤怒与恐惧。之后,她就可以让关心她的人带给她新的生活。我们对谈之后,莎蒂重新开始尝试信任人。隔天早上,她头一次让她的友人替她戴防蝇面罩。我能帮得了莎蒂,因为我知道如何说她的语言直觉沟通,这是万物共通的语言。

我跟莎蒂对话时,是透过心灵交换想法、威觉与图像,直觉沟通就是这么进行的。我完全信靠自己的直觉或内在戚应,并透过心灵来传送与接收讯息。一般在描述这种无声对谈能力时,是用「动物沟通」(animal communication)这个词。在这本书里,我采用「直觉沟通」(intuitive communication)这个说法,它不只包含与动物沟通的能力,也适用于人跟一切生命之间的无声交流。如果你可以跟小至萤火虫,大至山狮的每种动物沟通,那么你也能跟植物、河流、高山,以及大自然的许多元素与力量对话。

这听起来不可思议,因此我不会期望你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相信。就我而言,我已经收集到足够的轶闻证据,加上我的工作主要是与动物共事,因此我可以十足肯定地说,那种能力确实存在。我已经向自己证明那是真的,而这正是我现在想要帮助你达成的事。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