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科学与直觉

0 Comments


通灵能力最猛烈的批评者,科学家也在其列。在二十世纪早期,科学家们投注大量心力,企图破除通灵的迷信。当代科学家们除了极少数例外,几乎都不明就里地摒弃通灵或直觉工作,认定它们没有意义,不值得研究。

幸而在最近几十年内,一些科学家(特别是物理学家)开始严肃看待直觉感应(或称心灵现象)。这些科学家现在正在以科学方法硏究直觉。他们慢慢发现,每个人都具有基本的直觉洞察力,而且透过直觉取得的信息能达到极高的准确度。

物理学家罗素.塔格(Russell Targ),是在这个领域获得最多成果的研究者之一。在一九七O年代,塔格与他的同事査尔斯.普托夫(Charles Putoff) 一同在史丹佛硏究院(StanfordResearch Institute),主持一项关于人类直觉能力的研究。@在这些实验中,硏究者找来不具专业直觉技能的普通人,简要地教导他们如何做「遥视」(removiewing)—通灵或直觉能力的军事用语。那时候相关的军事实验着重在凭直觉观看的能力,因此强调遥视。

在一个实验中,他们告知受测者,研究团队的某位成员去了附近一个他们不知道的地方。他们请受测者猜猜那个地方看起来是什么样子,并要求他们画出或以文字描述出那位研究人员可能去的地方,最飘忽不定的印象都要记下来,并抑制任何分析或诠释的念头。

有时候,受测者能够精准描述或画出那位研究人员的确切所在地。研究结果证实,受过极少训练的一般人也拥有与生俱来的直觉能力。而受过专业训练的军方遥视人员,则能够稳定维持七十五%的准确率。塔格接着跟美国军方合作,进一步研究这类直觉能力,要求受测者找出空难地点和苏联秘密军事基地。

塔格在他最近发表的著作《心灵的奇迹》(M5cles of the Mind)里,谈论他多年来对于这个主题的研究。他将遥视能力界定为一种接触宇宙智慧(universal百owledge)或集体潜意识的能力,他用的词是「非区域性的心念」(nonlocalmind)。他说:「这个令人着迷但还未完全被理解的现象不只将我们彼此连系,也将我们与整个世界连系,它让我们能描述、体验与影响在时空中任何一处发生的活动。」

非区域性的心念的研究归属于量子物理学的范畴。塔格提到许多实验,可证明量子互联性(quantuminterconnectedness,指所有物质的相互关联性)的存在。研究者观测一对光子的极化(P0larization)情形,这对光子产生于同一个相互作用中,但往相反方向分离。他们由此推断,一粒光子只要注视着另一粒光子,前者的极化作用就能改变,就算它们正在彼此远离。

根据这些观测结果,物理学家们做出一套假设,即所有物质都是有意识的、有知觉的,而且时时刻刻都在跟其他一切物质沟通。如此看来,这种动力学替我们的直觉能力做出了解释,说明我们如何能在任何时候获知想取得的讯息1我们只需要接触集体心灵或宇宙智慧就能办到。宇宙智慧的这种观念,在印度教里被称为「阿卡西记录」(akashicrecord)。

哲学教授克里斯汀.德昆西(Christiande Quincey)在其著作《激进的自然》(RadicalNature)中,分析并解释了非定域心灵的观念,可能是目前所找得到关于这主题最精辟的论著。德昆西详尽阐述了所有物质皆具意识的论点,读来耐人寻味。

盖瑞.史瓦兹(GarySchwartz)是另一位关注直觉硏究的科学家。他在亚历桑那大学(Universityof Arizona)教授心理学、医学、神经学、心理治疗和外科手术。他在哈佛大学取得博士学位,并在耶鲁大学工作过一段时间,主持耶鲁精神生理学中心(YalePsychophys 5 logy Center)与行为医学临床中心(BehavioralMedicine Clinic)。他的新书《灵魂实验:死后生命的突破性科学证据》(AfterlifeExperiments: Breakthrough Scientific Evidence of Life after Death),叙述了他针对这种现象所做的科学研究。那些实验的设计皆符合严格的科学实验程序,所得结果经过统计学分析。

在那些实验中,训练有素的直觉厌应师被请来为他们不认识的人「读心」。被读心的对象不能被威应师看到,只能回答肯定或否定。实验设定的条件越来越严格,受控制的要素越来越多。史瓦兹试图证明,个别的直觉戚应师会得到相同的读心结果。同时,他想要排除掉任何作弊的可能性。在有关那本书的一场访谈中,他表示,他主导的那些实验所得到的结果让他相信,参与研究的那些直觉戚应师是准确无误且真实不假的。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