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现代科学更将自然界的低等地位加以体制化

0 Comments


现代科学更将自然界的低等地位加以体制化。现代科学之父培根(FrancisBacon) 认为自然应该要作人类的奴隶。另一位现代科学的奠基者笛卡儿(ReneDescartes) 相信动物是没有痛戚、没有情绪的机器。以我的个人经验来说,不管是在大学还是成为专业科学家之后,我发现许多科学家(尤其是生物学家),对于其他生命形式所具有的能力抱持一种狭隘的观念。例如,他们认为只有人类能戚到悲伤或喜悦,能制造工具,并使用复杂的语言或自觉地做出利他行为。

有少数科学家挑战这种现状。杰弗瑞.梅森(]effrey Masson)和苏珊·麦卡锡(SusanMcCarthy)做出了有力的示范,在他们探讨动物情戚生活的杰出著作中,他们采用轶闻数据来证明动物的复杂情戚是真实存在的。透过一则又一则关于野生动物与受驯养动物的故事,由非专业人士和科学家姵姵道来,两位作者提出了不可否认的证据,证实动物能跟我们一样深刻地感受到悲伤、喜悦与愤怒。

然而,现代科学家坚信动物不可能有戚情,任何探讨这个问题的企图皆遭到耻笑。自从达尔文(Darwin)写了《人与动物的情绪表达》(TheExpressions of Emotions in Man and Animals)之后0’-百二十多年来再也没出现过真正严肃探讨这个问题的著作了!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