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透过直觉跟陌生动物建立起的关系

0 Comments


我逹成的联系,是心灵上与感戚上的联系。本质上,我跟那只动物形成一种实时相通的关系;在我们的直觉交流之外,我没见过她,她也不认识我。经验让我晓得,要形成直觉联系,并不需要亲身跟动物互动。我能肯定地说,透过直觉跟陌生动物建立起的关系,其强度相当于我跟自己的任何动物形成的直觉关系。

跟动物沟通的时候,我竭力避免根据经验或常理猜测,试着纯然专注于我的直觉带进来的讯息。我收到的讯息常常是毫无逻辑性的,我不可能捏造出那样的东西,也不会这样做。只要碰到那类的讯息,几乎可以确定是来自动物。

举个例子,我受人请托跟一只垂死的狗沟通,要问问他走之前有什么想做的事。当我跟那只狗联系时,他传给我一幅幅图像,呈现一片停了许多飞机的平原。我以为那些是玩具飞机。他只是一直显示给我看飞机起飞和降落,说那是他想做的事。对我来说,这一点都不合理。我从没遇过喜欢飞机的动物,而且我本身的观念是尽可能让动物远离飞机,越远越好。

因此我知道,这不可能是我幻想出来的景象。那只狗身在美国东岸,而我住在西岸。我从没到过那只狗的家,不可能获知任何有关他的事情。委托我的女士,从没告诉过我那只狗喜欢什么。当我将我得到的结果转述给她时,她告诉我,她的哥哥是位机师,常常带那只狗飞来飞去,那只狗很喜欢坐飞机。

物理学家臆测,这种感知能力可以被用于检视过去,为了左证这点,我可以提供一个案例。我曾访问过一只已经往生的动物。其实这件事我挺常做的,而且我发现,这样做可以帮助悲恸难忍、无法释怀的动物友人。当我跟已经往生的动物沟通时,我是联系那只动物的灵,凭着一段特征描述或一张照片来产生直觉上的连结。

在这个案例中,动物是一只猫,他告诉我两件奇怪的事。首先,他说在他快死的那个星期,他的友人让他乐不可支,因为她走到哪里都带着水。然后他告诉我,在他快死的同时,他的友人的母亲也生了病。

我将这个信息传达给那位女士,她感到困惑。她想不透那是什么意思,我们最后都认为我的感应一定是「失准」了。之后过了大约一个星期,她打电话来,说发现我终究是对的。在那只猫在世的最后一周,那女士扭伤了脚踝,为了冰敷脚踝,她随身带着冰袋(被那只猫形容成是水)。也差不多在那时候,她住在另二个大陆上的母亲打电话来,跟她谈她即将要做根管治疗的事。

标签: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