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看/觉知

0 Comments


看与觉知(knowing)是同一种模式的两面,两者都关系到超视觉,或「清晰的看」。当你以这种模式的「看」来戚应时,你会发现眼睛闭着比较好做。你凭直觉收到的图像会像单张的静物照片,或像电影的画面。往往几幅简单的图像,就能传达丰富的讯息。

举个例子,曾经有位女士打电话来,请我查明为什么她的马在表演赛上表现这么差。当我跟那匹马交谈时,我査不出什么真正的问题。那匹马似乎相当满意,没有不舒服的地方。但是在整个对话过程中,我一直收到一只灰猫的影像。当那女士又打来时,我告诉她,我査不出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然后我问她,她是否能解释,为什么我一直看到一只灰猫的影像。「喔,对,」她回答:「那只猫跟我的马总是黏在一起。他们一起吃,一起睡。他们相亲相爱。我想起来了,他们唯一分开的时候,就是那匹马去参加表演赛的那段时间。」宾果!

再举一例,有位女士要我问她的马喜不喜欢新马厩。那匹马传给我一片绿油油的大牧场和一座白色马房的图像,然后告诉我,他「比较喜欢老地方」。那位女士证实,我描述的那幅图像与他的旧马厩相符。

当直觉讯息透过觉知传来时,你就是知道。你不晓得它为什么出现或从哪出现,它就这么跳进你的脑子里。有时候,那会有点让人不知所措。

我在工作当中,经常体验到觉知威应。最近,一位客户打电话来请我査明为什么她的马练不好盛装舞步(dressage)。当我联系上那匹马时,整个状况即刻向我涌现。我「知道」问题是什么,并发现自己正快速写下长长一串对于这状况的叙述。在这种

「觉知」模式中,威觉就彷佛我很了解那匹马,能够轻松描述他的诚受,以及他的生活中正发生什么情况。

我所査到的主要症结是他的训练师,依照我的判断,他当时以负面态度对待那匹马。我笃定地认为,这位训练师一直劝那女士卖掉那匹马,说那匹马「不是盛装舞步的料」,又说他「不可能有什么出息的」。当然,我那时只是依赖直觉「觉知」来判断,我还没有证据。但是'在我回报给那女士我的发现之后,她证实了每件事。她说那名训练师抱着负面态度,而我所査出的那些话,他都有跟她说过。

我的客户很高兴找出了问题所在。她根本不想卖掉她的马,于是她找了一位能欣赏那匹马的新训练师,现在她和她的马做训练时状况都不错。这个故事也显示,动物真的能听见指向他们的想法和话语,并且会对这些想法和话语做出反应。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