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有多准?验证你的准确度

0 Comments


准确度在直觉沟通里永远是重要的。但你要怎么验证你收到的讯息是正确的呢?有时候,你可以从动物的友人那里得到印证;有时候你也许会看到动物的行为,在你们做完沟通后产生戏剧性的改变。然而,在你真正核实你得到的数据之前,你唯一可靠的选择是相信你所戚应到的,就算它看起来不合常理。这点常常很难办到,就像「红」的例子,他是苏珊饲养的一匹十七岁的夸特马。

苏珊打电话找我的原因是,红被套上笼头与骑乘时的表现越来越糟糕。他很排斥头部接触,使得她必须将笼头拆开才能给他戴上。装上马鞍后,他会有旋转、惊跳的反应,骑乘已经变得不安全了。最近,红在被绑着的时候做了腾身动作,因此受伤。一些人建议苏珊把他绑在柱子边,罚站几天,教他不能排斥头部接触,或用束缚和硬式口衔把他的头压下来。她不愿意采用这些严苛的方法。

苏珊在《全马志》(Whole Horse Journal)的一篇文章里,看到关于我的介绍,因而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,将最后的希望放在我身上。她已经请过两位兽医来检査红,他们找不出任何身体上的毛病。

然而,当我透过直觉跟红谈话时,他明确地告诉我,他的问题出在身体,不是情绪。他说,他的头和脖子痛得不得了,而且他的牙齿非常不对劲,可能遭到厌染了。他想要我告诉苏珊,他为他的行为戚到抱歉,但他的嘴很痛,他无法忍受嚼口衔。他希望可以跟苏珊一起驰骋,但笼头-戴上去,他就戚到痛不可耐。

我知道每个人都以为红有情绪问题,但我必须将我从他那里得到的讯息据实以报,讲给苏珊知道。我没有线索可以判断,我戚应到的准或不准。我建议苏珊找一位马科身体工作者来诊断红的头与脖子,我的朋友罗琳达是有证照的马科激痛点肌肉治疗师(equine trigger point myotherapist),罗琳逹检査红的时候,说红的头和脖子的上侧很硬,那是她所见过情况最糟的。他几乎没有关节活动度(range of motion),他的淋巴结整个肿大。她觉得红可能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。

罗琳达花四天治疗红,渐渐让他能放松肌肉,恢复一些柔软度。她怀疑他牙齿的问题持续引起他的紧张,并建议苏珊找一位马科牙医来检査红的牙齿。那位牙医发现,红的三颗下臼齿被他的上排牙齿磨成一团,造成了他极剧烈的疼痛。等红的头部、脖子和牙齿的问题都被解决后,他又能驰骋了,也能接受戴笼头了。

标签: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