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直觉真的可信吗?

0 Comments


我发现,若有人打电话来托我査出马跛脚的问题,我通常能说中那匹马偏重使用哪条腿。我也经常能确定委托人的失踪动物的所在地点。这样的成功率来自于多年的练习,与不断精进直觉沟通技巧。我对这种现象也不再厌到惊奇。然而我无法想象,若是失去这么一种振奋人心、听起来不可思议的能力(且事实证明它常常为人们和他们的动物带来莫大帮助)’我无法想象失去这种能力会是什么情况。

可是,虽然直觉沟通可以达到很高的准确度,它却不是永不出错的。直觉判断是一种必须磨练的技巧。在你初学阶段,准确度不稳定是必然的。即便到了现在,我有时候还是会失准,甚至完全错误,而我一定会事先警告人们这一点。我会告诉我的客户,我给他们的讯息是否可被证实无误,他们需要做最后的裁决。

我还没碰过,有哪位声名卓著的动物沟通师会宣称自己是完全准确的。一般来说,他们所宣称的准确率大约从八0到九0%。我相信我的准确率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也差不多是这样,但这只是粗略的估计,不是严谨的计算。我知道我在感应走失动物时,准确率会变比较低,大概是因为走失动物常处于心情低落的状态,而且他们的处境可能会一直变动。

可左证直觉沟通准确性的大部分数据,都是轶闻性质。这种沟通并非在受控制的实验室环境中进行,因此科学界倾向于否定它,认为它是不可靠的。虽然,设计一个严谨的实验并执行它,以统计学方法测试直觉沟通的可信度,是个很好的做法,但我觉得,即便是具有统计学意义的资料,固执的怀疑者也还是不会相信它。果不其然,雪德瑞克以预测主人回家的狗为实验对象的统计学研究@,并没有得到它在科学界应得的重视。

这里有个我所谓轶闻证据的例子。在一个进阶班里,我请一位学生芮妮跟我的猫海柔说话,询问海柔来跟我住之前的生活情况。芮妮联系海柔时,得到的印象是:

我看见一片靠水的破旧地方。附近有间小餐馆。感觉超来海柔是落单的,好像被丢弃在这里。她必须找到食物。那里有船。我看到她直直走向你,尾巴竖超来。她知道将会跟你一起回家。我看到几个圆桶,几个大圆桶,灰色的大圆桶。我为什么一直看到圆桶?我为什么接收到「毒」这个字?

这个时候,芮妮张开眼睛,想要知道海柔的过去实情如何。我告诉她,我是在一个船屋码头执行工作时遇见海柔,那个地方在加州奥克兰港(Port of Oakland)。我被派去清理一批来路不明的五十五加仑圆桶(有几个是灰色的),我们怀疑那些圆桶装着有毒物质。当我抵达时,海柔从那些圆桶之间出来,直直走向我,喵喵叫着,尾巴高举向上。看到她的时候,我对自己说:「我要那只猫!」原来,海柔是只流浪猫,正在寻找食物,码头旁边正好有间餐馆。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