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终于能够一窥动物的内心世界

0 Comments


记得以前刚入行时,只要碰到不合作的狗,就会用不锈钢的保定笼直接压制他,以完成医疗行为;后来学了行为学之后,我会利用肢体语言的沟通,以完成必要的医疗。等到接触宠物直觉沟通的观念和方法后,我再加上心灵的正面力量,这样的改变为我的医疗加分不少。

我的医院在两、三个月前,来了一只十岁的混种狗多多。多多在一个星期前得了耳血肿这个疾病,前一个兽医师帮多多麻醉手术治疗;但是手术后,没有任何人可以检査伤口、上药或是喂多多吃术后的消炎药。主人带他来到我的医院时,我看到一只害怕又惊恐的狗,不愿意进来;我走了出去和主人聊了一下行为学和宠物通心术之后,我给了他们一点时间沟通,不一会儿,主人就牵着狗走进来了。

我在候诊室坐下来,询问了病史和主人的期望;我感觉到主人的情绪也很紧张,就像是紧张二人组。问诊完毕,我利用食疗、中药、行为学和直觉沟通开了处方.,约莫作了三个月的治疗,不仅耳血肿好了,多多自己可以在诊疗室和看诊室走来走去和人打招呼。主人还说,多多本来只要听到打雷声就整夜紧张不能睡,现在就算有雷声也可以好好睡觉了。身为小动物临床兽医师,只要是对动物好的,我都愿意加入现有的医疗

如果你有毛小孩,会不会很渴望可以知道他在想什么?在生病疼痛时,希望他可以说出他的不舒服;在开心的时候,也可以说出他的喜悦;在被其他毛小孩或人类欺负时,可以说出自己的不平;在被收养时,可以大声说出无限的感谢。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