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重建与大自然的私密对话

0 Comments


阅读玛塔·威廉斯的《宠物通心术》带给我很大的喜悦与希望。它让我联想到追踪师学校里有一堂重要的哲理课,教导的是「感知存在」(sensing presence) :学生在森林里生活多日后,开始学习厌受其他人靠近身边时的能量范围,然后厌受大树的能量,同时学习和树木说话。

一开始,学生总觉得自己像个傻瓜。要跟无法回话的树木说话,令人戚到难堪、无稽、为难,因为在一个充满自我评判的世界里,我们担心别人会怎样看待自己。可是这场与树的对话是私密的,学生各自去找了愿意聆听自己说话的大树,没时间偷听别人在说什么。

于是,大家开始认真说了起来,投入了情绪,有人说着说着大笑了出来,有的人对树唱起歌来.有人抱着树痛哭,有人对树说了不可告人的秘密。突然间,原本存在于心中那个找不到答案的问题,那个放不下的情结、遗忘了好久的记忆,竟然疏通了。

是谁解开了心结?是谁勾起了回忆?是谁帮助你疏通郁塞的能量?是你的大树朋友,我们深信不疑。当你不再处于批判评断的状态中,你听见了大树的声音,接收了大树疗愈的能量。

在人类的生命史中,人与自然的关系再也没有比这个时代更疏离的时候了。我们行住在大地上,土地与房屋却覆盖了柏油、水泥,穿着鞋子的双脚不再亲吻泥土。我们在缺乏与其他存在直接接触的生活模式中,不断创造、制造、需求、消耗.,然而在无尽的「做」为当中,我们只完成了身为人类的一半功能,即「行动」,而忘了人类还有的另一半功能,即「感受」或「收受」。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